Tuesday, May 03, 2011

生活筆記


1. Tomaso Albinoni:Adagio in G Minor

2. 只是呼嘯著前進,摧枯拉朽,等到有一天我們回過頭去看一看,才發現身後已一無所有。
--機上遇到的一句話來自解璽璋

3. 不一樣--哪裡不一樣?甚麼部分不一樣?為甚麼不一樣?
提問前問自己三次,並且試著回答。

4. 放鬆。聲音的本質。

5. 國術館醫生伯的故事伴隨著沉沉的藥味和時不時的叫痛。

我十八歲以前是不愛笑的捏,看不出來厚,現在你看我這樣笑瞇瞇的,其實是變成慣性的笑了。年輕的時候我回到家,本來在聊天的大家都會散開,因為我都不笑,阿這樣氣氛就不太好嬤厚,阿可是厚,十幾歲開始做五金的生意以後就沒辦法了,不笑的話生意會不好,阿就開始笑,笑到後來就變習慣的笑...

對阿阿伯我看你眼睛和嘴巴的笑紋很深捏,沒笑我都感覺你在笑

哼阿你不知道,以前我真的不愛笑,沒甚麼好笑為甚麼要笑...

6. 5.的醫生伯在誤會了我十五分鐘為男性後,說

阿我看新聞上厚,聽過甚麼同性戀甚麼變性,阿你有沒有這樣啊?

面對七十幾歲的醫生伯,我開始敘說我的博愛論。
我以為推拿摸手可以感應到性別。

7. 從機場返回的車上,蔡大哥的故事也挺好聽。

我是說拉,像他這樣厚,我接受,但我不一定全部支持。

8. 你要保持懷疑,但不是全盤懷疑。

9. 滿天的星空與撫面而來的暖陽。



10. 終於有共同目標的同儕。

11. 一三五層樓的太太每天為了要換哪張臉而困惑煩惱,二四六的先生卻還在睡覺。

12. 生活不辛苦,腦子卻亂得像餿水。您哪位呀?

13. 四海為家。



14. 我覺得我不應為了小小的blog而發脾氣,但總是為了我跟它不熟趕到火大,那你就跟它熟不就解決了嗎,但我沒想要跟它熟阿,那我也沒辦法你自作自受。

15. 嗯。

16. Die Leiden des jungen Werther。阿。善意的微笑。微笑。多麼的善意。

17. 我喜歡直盯盯的看著我說那往上爬的三、二、一的眼睛,雖然幾年的功力濃縮成月。並且上軌道。達成心中的一、二、三。那麼,默念著

18. "You have your brush, you have your colors, you paint the paradise, then in you go. "

19. "You have your brush, you have your colors, you paint the paradise, then in you go. "

20. 默念著,我們往前。

3 comments:

Ruin Lin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.
家寧 said...

喜歡你冷靜卻能滾沸思緒的文字!

Caceres said...

你要保持懷疑,但不是全盤懷疑.

對啊,我覺得能相信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。